警钟长鸣

四风监督哨-案例

2019-01-24 15:05:33 4046

一次“随茶便饭”吃掉了“官帽”

——重庆市巫溪县教委原副主任高发明违规问题剖析

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一次“随茶便饭”的吃请和娱乐,让重庆市巫溪县教育工委委员、县教委副主任高发明等人品尝到了“舌尖上的腐败”所酿下的苦酒。

201512日,作为分管全县学校人事、后勤等工作的高发明正享受着元旦小长假。打听到高发明在休息,该县一民办幼儿园负责人吴某想利用假期与领导“联络联络感情”,便主动邀请其晚上一起吃顿“随茶便饭”。得到高发明的同意,吴某将一切安排妥当后,又联系了县教委后勤服务中心主任刘田等人。席间,大家吃喝、谈笑,气氛热烈。

酒足饭饱后,吴某向高发明提议大家一起娱乐一下。几经商议,众人决定去唱歌,并叫来了没来吃饭的县教委计财科科长靳礼平。随后,高发明等人来到当地一家比较有名的歌厅娱乐,由中途前来的某中学总务处主任私人买单。

当日2250分左右,巫溪县纪委连续接到群众电话举报,反映高发明违规接受吃请和在KTV娱乐等问题。县纪委迅速组成调查组,于2320分赶到现场展开调查,初步认定举报属实。

随后,县纪委对高发明等人接受管理和服务对象安排吃请娱乐活动的违规违纪行为进行了查处。经巫溪县委、县政府研究决定,免去高发明县教育工委委员、县教委副主任职务;县纪委常委会研究决定,给予其党内严重警告处分。靳礼平、刘田等人也受到了免职等相应处理。

高发明、靳礼平、刘田等人把“随茶便饭”式的吃喝,当做朋友聚会的“标准套路”,把饭后的玩乐,当做聚会后的“常规动作”,并未意识到接受管理和服务对象吃请、娱乐已经违反了中央八项规定精神和重庆市委关于党员干部生活作风“十二不准”的要求。

吃人家的嘴软,拿人家的手短。很多腐败问题,往往是从不讲规矩开始的。几顿饭、几杯酒,温水煮青蛙,不知不觉,失足成恨。党员领导干部必须不断增强纪律、规矩意识,防微杜渐、慎初慎微,做到不该吃的坚决不吃、不该喝的坚决不喝、不该去的地方坚决不去,不给因利益交换而起的“随茶便饭”丝毫空间,严防酒杯端起来、原则放下去的问题出现。(重庆市纪委)

  

 

明修栈道观摩学习 暗度陈仓公款旅游

——重庆市城口县修齐镇第一中心小学校长余浪生违纪问题剖析

开会讨论、制定方案、成立活动小组,一场观摩学习活动被策划得有声有色,谁知这却是一个幌子。重庆市城口县修齐镇第一中心小学校长余浪生,因组织这场“名”与“实”严重不符的活动受到党内严重警告处分。

20141031日,城口县修齐镇第一中心小学召开教职工周前会,集体讨论决定到陕西省岚皋县上溢小学观摩学习。之后,由学校副校长和工会主席拟定了《修齐一小中心校教师到岚皋县上益小学观摩学习活动实施方案》,并成立了学习活动小组,校长余浪生任组长。

2014117日下午放学后,修齐一小全校教职工45人驾乘10辆教职工私家车从学校出发,当晚20时左右,到达陕西省岚皋县一餐馆就餐,并在附近酒店住宿;118日上午,全体教职工从酒店出发前往南宫山景区;118日下午13时左右下山后返回城口县,并在北屏乡一户农家乐吃完晚餐后各自回家。之后,学校将餐饮、住宿、车辆等产生的费用共计17010元,以餐饮发票、差旅补助等方式并经余浪生签字后公款报销。

2015515日,城口县纪委接到举报信,反映修齐镇第一中心小学存在公款旅游等违纪问题,遂立即组织工作人员前往该小学调查取证。经查,修齐一小组织教职工到陕西省南宫山旅游,并将所产生的费用公款报销,属公款旅游行为,身为校长、党支部书记的余浪生应负主要责任。2015915日,经县纪委常委会研究,决定给予余浪生党内严重警告处分,并责成教育主管部门将其调离原单位,本次旅游开支的全部款项由参加旅游的教职工个人承担。

借观摩学习之名,行公款旅游之实,这种对纪律阳奉阴违的行为,必将在监督这盏无影灯下现出原形。余浪生违纪一事再次提醒广大党员干部:要时刻牢记纪律就是红线,万万不可触碰。(重庆市纪委) 


  

为“交流感情”用集体资金聚餐

——四川省成都市青白江区石家碾社区违纪问题剖析

“纪委同志,我们社区有人组织大吃大喝,摆了好几十桌呢,请你们来调查一下……”

2016年春节前夕,成都市青白江区纪委接到群众举报,反映石家碾社区违规大吃大喝。该区纪委立即成立调查组对相关问题进行调查核实。

调查组分三路,一路负责外围核实参与吃饭人员的情况;一路到该社区及举报线索中提到的饭店调取相关财务凭证;一路从该社区议事会工作人员等入手,掌握核实具体情况。很快,调查组便获取大量证据,并开始对社区“两委”班子成员进行谈话。

在谈话询问过程中,石家碾社区书记、主任以及班子成员都承认社区聚餐一事,并一致认为将参会误工补助用来支付聚餐费用是经过议事会决定的。但当被问及是谁最先提出聚餐一事时,他们却都含糊其辞。

调查组经过走访相关社区干部、议事会成员、普通党员群众,并查阅了会议记录、签到册、财务等证据,进一步发现该社区村民大会并未对议事会授权,议事会无权决定用集体资金聚餐一事,而且大部分党员群众也明确表示不愿意用集体资金聚餐。

“哎,用集体资金聚餐这事是我先提出来的。当时主要是考虑到一年来大家对我们社区工作非常支持,想借这个机会和大家吃个饭,交流一下感情……加上我以为社区用钱只要经过议事会就没问题。所以,经与社区主任商量后,提前向几位议事会成员打了招呼,让他们在议事会上提出并赞成这个事……”在调查组摆出的事实证据面前,石家碾社区书记钟如才道出了事情的原委。

后经调查证实,201617日,该社区在召开年终总结会后,用集体资金组织党员干部、艺术团、辖区内物管公司、学校、企业等500余人聚餐,共48桌花费23千余元。201624日,经青白江区纪委常委会研究,决定给予石家碾社区党委书记钟如才党内警告处分。

想通过请吃请喝沟通交流感情,认为在一起多吃几顿饭关系就能更“紧密”,最终用集体资金违规聚餐,触碰了底线必然受到纪律的处罚。干好实际工作才是正途,那种靠吃请换来的“工作支持”不要也罢。(成都市纪委)

 

 

公务接待9人陪餐达17


——湖北省黄冈市政府机关事务管理局超标准接待问题剖析

对公务接待多少人陪餐早有规定:接待对象在10人以内的,陪餐人数不得超过3人;超过10人的,不得超过接待对象人数的三分之一。然而,依然有部门和单位对此置若罔闻、顶风违纪。

2015826日,在湖北省开展的机关内部食堂、培训中心违规公款消费问题专项整治工作中,专项整治督察组到黄冈市政府机关事务管理局查阅发票时发现了问题线索。

2015105日,湖北省纪委监察厅网站通报了黄冈市政府机关事务管理局多次违规接待问题——“黄冈市机关事务管理局2014513日,公务接待7人,11人陪餐;201534日,公务接待9人,8人陪餐;2015312日,公务接待7人,11人陪餐”。

108日上午,黄冈市纪委立即派工作人员到该局调查取证。经查,该局自20145月以来,共发生过超规定陪餐人数的公务接待7次,累计达46人次。其中2015428日,公务接待9人,17人陪餐。

1010日下午,黄冈市纪委通报了处理情况:对市政府机关事务管理局党组书记、局长付建刚追究主体责任,给予党内警告处分;对该局党组成员、纪检组长杜军追究监督责任,给予党内警告处分;对该局分管接待工作的党组成员、副局长周德刚追究直接领导责任,给予党内警告处分。责令黄冈市机关事务管理局相关人员承担超标准就餐费用3647元。

黄冈市政府机关事务管理局超标准接待绝不仅仅是“多了几个人、多了几双筷子”那么简单。本是部门和单位之间的正常公务往来,却因讲“排场”、好“面子”、喜“热闹”而被扭曲,“觥筹交错”之间已把纪律和规矩抛诸脑后。不顾中央三令五申,顶风违纪,必然会被严肃查处。(湖北省纪委) 

 

 

弄虚作假办公室“改”会议室

——山西省吕梁市柳林县金家庄乡中心卫生院院长郭和平违纪问题剖析

 201613日,山西省吕梁市纪委元旦、春节检查组随机来到柳林县金家庄乡中心卫生院进行检查。进院长办公室后,看到侧边还有一扇门。

“这是什么地方?”检查人员觉得蹊跷,推开门发现,里间比外面办公室还宽敞,摆放着几个茶几和沙发,墙上还挂着患者送给郭和平的锦旗。

“这是院里的会议室,我的办公室在外面,也不在这里办公。”郭和平忙解释说。

“既然是院会议室,为何跟你的办公室连在一起?其他同事怎么使用?”

郭和平遮遮掩掩地说:“平时会议不多,我有客人来了也在这接待,连起来比较方便。但其他大夫一般不在这里接待。”

针对这起典型的变相超标准使用办公用房的行为,市纪委将该线索移送柳林县纪委调查核实。经查,自20139月,全省党政机关清理办公用房以来,郭和平就一直变相使用超标准办公用房57.6平方米,直至2016年元旦被检查组发现。

为应付检查,他把超标办公室分割成相通的两间,分开的大间添放几个沙发遮人耳目,对外称会议室,实际仍作为自己办公使用,连同另一间小办公室,办公总面积超出规定近3倍。

郭和平在享受近两年半的“特权”后,受到党内严重警告处分。

“办公用房清理时,要求我的办公室不得超过18平方米。我觉得办公室太小,便动了这个念头。以前认为乡卫生院也比较偏僻,检查组一般不会检查到这儿,里边空着也是空着,只放沙发茶几,不放办公桌椅,也可以说得过去。现在想来,心存侥幸,和监督搞‘迂回’,和检查玩‘周旋’的‘小聪明’真是要不得,纪律的红线真是踩不得,不然迟早要付出代价。”郭和平在接受处分时后悔不迭。(山西省纪委)  

 


虚列开支变相报销招待费近7万元


——陕西省延安市宝塔区李渠镇柴崖村党支部书记高永红违纪问题剖析

“本以为自己把账务处理得非常隐蔽,所有的开支都真实存在而且合情合理,即使查也查不出什么问题。直到纪委工作人员找上门之后,才明白纸包不住火,做任何事情还是要老老实实。”429日,陕西省延安市宝塔区李渠镇柴崖村党支部书记高永红忏悔道。

20157月,延安市宝塔区纪委接到群众举报,反映李渠镇柴崖村财务不清、党员干部违纪等问题。区纪委组织人员成立调查组,从村级财务入手,对村党支部书记高永红任期内村级财务收支情况展开调查,并对有疑点的账目进行了逐项逐人核对。最终查实,在20131月至20151月,该村因村委会日常招待、村民为村集体劳动后集体用餐等,先后在李渠镇某酒店累计消费66894元。

按照当地有关规定,村级招待费用不予报销。为了将这笔费用以合理的名义进行报销,高永红从村里实际发生的费用中想出了“妙招”。他通过扩大劳务人员数、增加用工天数等办法虚列开支,先后以维修村里的水井、排洪渠、厕所以及支付搬运费等名义变相报销招待费47462元,其中实际用于维修厕所的费用仅为1850元;以租用铲车和村民工钱等名义报销招待费21282元。这些项目在村里实实在在发生过,只是增加了用工人数、天数,提高了费用,高永红觉得这样做就可以天衣无缝。

随着调查的深入,调查人员很快发现了其中的猫腻:工程量与支付费用明显不符,村民领到的工钱也与支出不相符。当区纪委人员要求提供用工人员身份证件、与部分村民见面时,高永红不得不承认部分用工人员名单是捏造的。虚列开支变相报销接待费用的违纪事实终被查清,高永红因此受到党内严重警告处分,并被点名道姓通报。

“一些村干部普遍存在侥幸心理,总觉得只要不装进自己腰包,吃点喝点没啥,而且会给这些费用穿上‘隐身衣’,‘合理化’。然而高永红的违纪事实再次告诫广大党员干部,无论以怎样的形式隐藏,违纪终究是违纪,终会受到党纪严惩。”宝塔区纪委有关负责人说。(陕西省纪委)

 

“惯例”不能成为公款旅游的借口


——贵州省铜仁市第二中学变相公款旅游问题剖析

“区委委员、铜仁市第二中学党委书记、校长王德顺,同意高三教师以考察学习为名变相公款旅游,负有主要领导责任。经区委常委会议讨论决定并报市纪委批准,决定给予王德顺党内严重警告处分,违纪款9.6万元收缴国库,并在全区通报批评”……201646日,贵州省铜仁市碧江区纪委对铜仁市第二中学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变相公款旅游典型问题进行通报。

事情要回到2015年的7月至9月期间,碧江区纪委在开展“四风”突出问题集中专项整治行动中,通过查账查资料的方式发现铜仁市第二中学2014年有部分教师涉嫌用公款外出旅游的发票。当问及是否有教师公款外出旅游时,校长王德顺起初还为自己辩解:“教师那么辛苦,从高一带到高三很不容易,再说这是在中央八项规定出台之前就由校职代会讨论决定的,已经成为惯例……”工作人员解释说:“中央三令五申不能公款旅游、公款吃喝、公款送礼,你们怎么能顶风违纪?这样做就是不守纪律、不讲规矩!”经过耐心做思想工作,王德顺终于醒悟过来,认识到了自己的错误和问题的严重性。

第二天,王德顺便主动到区纪委作检讨并详细述说了事情经过。20136月,铜仁市第二中学向碧江区教育局作出书面报告,6月至8月暑假期间将组织学校相关教师到课改先进试验区江西考察学习。暑假期间,第二中学高三年级组的相关教师一行48人经校长王德顺同意后,分三批外出旅游,其中两批在不同的时间去了新疆,另一批去了泰国,并于725日虚造赴江西参观学习考察报告。

但旅游回来后报销的发票与区教育局报告上要求的目的地不符,报不了账。该校工会主席但某某在征得校长王德顺同意后,到某旅行社代开了一张9.6万元的发票,同时补签了一份去江西考察学习的合同,并将账报出后按每人2000元的标准发放给外出旅游的48名教师。鉴于王德顺能如实交代违纪问题和作出深刻检查,并积极配合组织调查、全额追回违纪资金,区纪委研究决定对其从轻处理。

对待“四风”问题,绝不能搞惯例,按老套出牌,或借“合法外衣”,大搞隐形“四风”。要认真履行监督责任,紧盯“四风”问题新形式、新动向,发现一起,查处一起,曝光一起,严防“四风”问题反弹回潮。(贵州省纪委)

 

 

衣柜变暗门 办公室里搞“地道战”


——天津市西青区西营门街党委书记高祝杰超标准使用办公用房问题剖析

党员领导干部本应带头落实中央八项规定精神,严格遵守纪律和规矩,但天津市西青区西营门街党委书记高祝杰却阳奉阴违,“明里一套、暗里一套”,占用两套办公用房。2016420日,经天津市西青区委批准,西青区纪委对高祝杰涉嫌严重违纪问题立案审查。

20138月,天津市西青区对超标准使用办公用房问题进行集中清理。此时,高祝杰所用办公室为套间306室,里外两间,外间办公,里间作休息室,属于严重超标。为应对检查,高祝杰欺瞒组织,明里将303室作为自己的办公用房,暗里却攥着306室钥匙不放,实际仍为他个人使用。

集中清理后,高祝杰自认为“风头”已过,又打起了如意算盘。为规避组织监督检查,他让人将306室的里间门,用一组没有后挡板的衣柜进行伪装,玩起“障眼法”,形成暗门暗室。经过伪装的306室,单从外表看,仅为一普通单间,一侧墙壁摆满书柜及衣柜,与一般办公用房无异,而打开衣柜门,里面却是别有洞天,里间床铺、电视、冰箱、洗浴等设施一应俱全,办公室犹如高级宾馆。

高祝杰处心积虑占用两套办公室,303室使用面积28.63平方米,306室使用面积48.47平方米,共超标53.1平方米。

轻者重之端,小者大之源。超标准配备使用办公用房,看似是小事小节,反映出的却是作风建设的大问题。一旦放任自流,不但浪费公帑,而且会助长贪图安逸、追求享受的歪风邪气。党的十八大以来,在正风肃纪的高压态势下,高祝杰仍罔顾中央和市委的三令五申,心存侥幸,顶风违纪,受到严肃查处是咎由自取。(天津市纪委)

 

 

装“暗门”难遮超标办公室


——安徽省界首市财政局党组书记、局长申慧亮违纪问题剖析

办公室门口提示牌显示有2人办公,实际为1人使用;壁柜上伪装的“暗门”背后别有洞天……近日,安徽省界首市财政局党组书记、局长申慧亮因违反规定使用超标准办公用房受到党内严重警告处分。

“你是否严格执行了办公用房标准?”2016119日上午,阜阳市委巡察组在对界首市财政局暗访时发现,申慧亮的办公室门口提示牌显示使用人为申慧亮、郭立军二人,但实际上只有申慧亮1人使用。对此,暗访人员严肃地进行追问。

申慧亮信誓旦旦地告诉暗访人员,自己的办公用房本来是超标准的,但在办公用房清理中,打了一组壁柜,将超标的面积隔离了出去。

“把这个柜门打开一下。”在仔细查看申慧亮办公室内整改情况时,暗访组发现壁柜有一个柜门是自上而下的,造型上有些奇怪,就要求其打开柜门看看具体的构造。申慧亮这时有点慌张,不愿意打开柜门,这一反常举动更是引起暗访人员高度警觉。最后柜门被打开,原来里面别有一番“洞天”:柜门原来是个“暗门”,里面隔出一间小屋,放置有一张沙发床和书柜,俨然是个休息室。后经实地测量,申慧亮办公室面积超标6.36平方米。

“原以为办公室略微超标不过是一桩小事,便没有严格执行办公用房标准。思想上稍一松懈就犯了错误,今后还是要时常绷紧纪律和规矩这根弦。”谈及自己的违纪行为,申慧亮懊悔不已。

申慧亮明知办公用房超标,不但不积极整改,反而将办公室使用人员设定为2人,以暗门做掩饰,搞变通、假整改,在组织调查情况时刻意隐瞒、妄图蒙混过关,折射的是纪律和规矩意识的淡薄,透视的是对落实中央八项规定精神的阳奉阴违。(安徽省纪委)

 

 

公车私用企图蒙混过关 组织调查玩“失踪”


——武汉市江夏区乌龙泉街办事处副主任谢名高违纪问题剖析

9次驾驶公车去办私人事务,一听说纪委的人来找他了解情况,就玩“失踪”的把戏:手机关机,人也躲起来。把纪律视为儿戏的谢名高受到应有惩处。

201310月至20144月间,武汉市江夏区乌龙泉街党工委委员、办事处副主任谢名高管理和使用的公车9次被武汉市外的湖北省咸宁高速公路大队、咸宁市通山县交警大队采集到交通违章信息,且时间均为周末。江夏区纪委接到群众举报和交警部门转来的违章信息后,立即成立调查组,向乌龙泉街及谢名高本人进行调查核实。

调查过程中,乌龙泉街明确表示并未安排谢名高到上述地点开展工作。谢名高却指使其挂点的乌龙泉街四化村出具不实证明,企图以“协助所驻村外出考察花卉苗木企业、协助驻点村接访”等理由蒙混过关,应付组织调查。当调查人员指出其说辞存在明显漏洞,要求其作出更为详细的情况说明时,谢名高竟然玩起了“失踪”的把戏:采取回避、推诿、不接电话、通知不到等方式拒不接受组织调查,也不愿说清该车在咸宁、通山等地出现违章记录的详细情况。

这期间,调查组本着对党员干部负责的态度,先后6次到乌龙泉街,就调查情况与谢名高见面沟通,听取其意见。但谢名高每次一听说区纪委的人找他,就立即外出躲避,并关闭手机,致使调查工作严重受阻。

最终调查组在多方调查取证的基础上,查清了谢名高顶风违纪使用公车,拒不接受组织调查的违纪事实。201510月,江夏区纪委给予谢名高党内严重警告处分,并报经区委常委会研究同意,免去谢名高街道党工委委员、办事处副主任职务。

公车私用,已是顶风违纪。谢名高不仅不知悔改,还企图蒙混过关,拒不配合调查,把党纪法规视为无物,把组织程序视为儿戏,必须予以惩戒。(湖北省纪委)